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說在著名的興登堡號飛船爆炸事件前二十年,大約就是在進入二十世紀到第一次世界戰前後的這十三、四年間,是空中飛船的黃金時代。當時才剛出現的飛機還不成氣候,滯空時間很短,載重量太小,故障率極高,遠不及已經發展數十年的空中飛船成熟,但是有識之士們早已經看到飛機的未來發展潛力,而空中飛船卻在參與第一世界大戰後,被質疑不耐戰損,操作不靈活等問題。在這個時候要不要繼續發展空中飛船,就成了存廢兩方辯論的目標,贊成的一方極力強調空中飛船可以長時間滯空,載重量大的優點,認為即使未來飛機的發展可以取代空中飛艇載客、作戰、貨運等功能,但在空中偵察、定點監視等方面,空中飛船仍然有無可取代的優勢。只是這樣的辯護並沒有辦法幫空中飛船挽回頹勢,因為興登堡號飛船事件給了空中飛船最後的一擊,再怎麼樣的優勢都無法掩蓋過去空中飛船在安全性上的巨大缺陷。就這樣,在飛機時代來臨前,讓人類可以率先飛上天空的空中飛船就此默默退出主舞台,只能偶而在商業廣告或特殊飛行表演裡出來跑跑龍套。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是說雖然美國總是把「德國與日本是美國重要盟邦」這句話掛在口中,但是真要把話挑明了講,德國與日本就是被佔領國,以美國為首的盟軍在打贏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佔領了德國與日本,除了長期駐軍外,還扶植了目前的德、日政府。只是以美國為首的盟軍,記取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慘痛教訓,同時久經民主政體的洗禮,對於如何對待被佔領國有了一套全新的懷柔方式,而且已經被時間證明極其有效,德國與日本這兩國的社會富裕,政府民主,在歐洲與亞洲都是屬一屬二的先進國家。只要日子過的爽,就不會有太多人想走激進路線,只要社會言論自由,任何鼓吹軍國主義的言論都很難成為主流。再加上冷戰時期外有大敵,德國與日本都面臨前蘇聯的強大壓力,更需要美國的保護,因此美、德、日三國可以維持一種雖然實質上是佔領國與被佔領國的關係,但是表面上卻是親密盟邦平起平坐的美好假象,美、德、日三國在這個架構下獲得龐大的利益,是三贏的絕佳局面,實在不得不說制定這套政策的人是天才中的天才。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是說多數的時候,大戰略要明確,才能進一步擬定正確的戰術,以達成目標,但是有時候,我們在大戰略上就已經決定不要與對方短兵相接,或是還不到與對方正式對壘的時機,我們的大戰略就要反過來調整。這種尚未進入接戰狀態的大戰略,多數的目的在恫嚇對手,壓縮對方的戰略選擇空間,不讓對方猜測出我方接下來會採取的戰略戰術手段,藉此取得優勢。其實使用這種戰略的人非常多,最常見的就是維持自己的暴虐形象,一來可以震懾外在對手,二來能對內樹立領導權威,使內外的敵人都不敢輕取妄動。這樣講也許很多人很難理解,來舉一個比較易懂的真實例子,在由真實故事裡改編的影集「諾曼地大空降」裡,E連曾有一名惡名昭彰的連長史畢爾,傳說他在登陸日曾用衝鋒槍屠殺數十名戰俘,而且還在盛怒下槍斃過他連上的一名士官。這樣的流言在傘兵裡不斷流傳,史畢爾卻從來沒有否認過,連影集裡的主角,也就是真實人物溫特斯,在戰後接受訪談時都曾說史畢爾花了很多時間在維持他冷血殺手的形象。那為什麼史畢爾要形塑他這種瘋狂、殘暴的形象,在原著裡曾有一段史畢爾自己的說法,他說道:「我敢說若你回到古代,你會聽到一群羅馬戰士聚在一起,討論特西斯是如何將迦太基戰俘的頭砍下來。而特西斯一直沒有否認的原因,或許是特西斯知道讓人以為他是羅馬軍團中最狠毒、最強悍的角色,有其存在的價值。」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