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是說「太陽花學運」已經結束一段時間了,媒體與網路上討論的聲音也已經逐漸退去,這時候再來檢視這場運動,反而會比較有空間。關於這場運動的成因、意義、影響、對錯、得失,已經有太多的文章討論了,各有其精彩論點,因此不再贅言,我們有興趣討論的是,這場「太陽花學動」是開始還是結束?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疑問,這要從「1985」這場公民運動談起。說洪仲丘案引發台灣第一次大規模的網路公民串聯示威,應該不為過,過去雖然有「大埔反拆遷」、「文林苑」、「反媒體壟斷」等示威抗議,但是發起與參與者都是以長期關注社會問題的社運團體居多,凱道前的大型政治性遊行則多半是由政黨所發起,全部靠一般公民自主到場,人數能破萬的活動非常的少,「1985」大概是第一次,而且是完全透過網路成功動員的第一次。雖然最後以「和平理性」收場,而政府果然也不理會「和平理性」的示威活動,讓許多人覺得「1985」雖然成功動員,但是並沒有成功達到訴求。但是放在大尺度的時間軸來看,我們會發現「1985」可以看作是一場練習,是為了後來的「太陽花學運」累積經驗。沒有之前「1985」的教召動員,我們相信後面的「太陽花學運」不會如此一呼百應,在短短時間內能號召這麼多人到場,成功以優勢人數讓警方在前幾天不敢強力驅離。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是說前文提到,中國共產黨政府對中國網路進行大封鎖所造成的影響,沒有人曾經進行過全面性的深入研究,也因此往往讓人忽略中國這種大規模網路封鎖所造成的問題。比如有一個很嚴重,但是到目前為止筆者尚未看到有人提過的特殊現象,正在影響中國政府的各種決策,個人將之取名為「鏡子裡的決策」。這種現象起因於網路時代來臨,網路社群日趨成熟,網路輿論開始成為一股左右社會的力量,各國政府都無法忽視這種趨勢,因此往往加強與網路世代的對話,在決策時開始參酌網路輿論的反應。中國政府雖然全力控制網路言論,但是在非關共產黨政權穩定的事務上,仍然試圖營造出「傾聽民意」的形象,因此這幾年來可以慢慢發現,中國共產黨政府在一些社會政策的制定上,是有參考中國的網路輿論的。雖然說政府願意傾聽民意這是好事,但是有些情況下,這反而變成了一種弔詭的輪回,甚至是有心人士操作利用的溫床。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