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770279344_62a502c7b3

在A-6獲得空前的成功後,亞音速的專職攻擊機成了當時發展的主流。A-6攻擊機的巨大酬載量與長時間滯空起力,不止一改過去螺旋槳時代對地攻擊的侷限,甚至開始改變「對地密接支援」的形態。在過去螺旋槳戰機的時代,酬載量小,代表的是只能發動一次攻擊後,就得返回基地掛彈整補。而且滯空時間短,除了大大地限制了戰機支援範圍外,更重要的是,擔任空中攻擊的戰機無法在戰場上空久留,除非動用極大量的機群與後勤能量,否則幾乎無法策動連續舟波式的持續對地支援掩護。但是在專職的亞音速專職攻擊機出現後,稍有規模的空軍或海軍航空隊,就開始有能力在重要戰事發生時,於短時間內,維持重要戰略據點上空的密集持續空中支援。而「空中方格巡弋」、「對地戰場阻絕」、「深入重點打擊」等作戰概念開始從構想轉為實用的層次。不止改變了空權的定義,事實上亦深深影響了地面作戰模式與海上艦隊的發展發展走向。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800px-A-6E_Intruder_VA-52

在A-4天鷹機獲得成功的同時,美國海軍也有積極發展艦載的重型攻擊機,用以與小巧的A-4天鷹機作高低搭配。這就是不成功的A-3(Skywarrior)空中戰士攻擊機與A-5 (VIGILANTE)民兵團攻擊機。A-3是第一款專任對地攻擊任務的艦載噴射機,在這之前的A-1(Skyraider)與A-2(Savage)兩款艦載攻擊機都還是螺旋槳時代的產物。但是A-3的初試啼聲並不順利,太肥太大,推力不足是其致命的缺點。雖然進入了噴射機時代,但是當時剛剛起步的噴射機科技,還較為落後,A-3甚至還要靠12枚助推火箭才有辦法在酬載對地攻擊武器時,從航艦上升空。還常常搞的險象還生。加上A-3最快也只能亞音速飛行,非常快就落伍了。沒有多久,能夠超音速飛行的A-5就被推出,準備用來取代A-3。但是問題在於,在那個冷戰方殷的時代,當時美國海軍腦袋裡想的就是要如何飛進前蘇聯的領空丟核彈。因此A-5被設計成一具能起音速飛行丟核彈的快速攻擊機,在當時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什麼其它性能都被忽視,因為反正還有好用的A-4天鷹機可以跑腿打雜。結果A-5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在當時噴射機科技還不完備下,成了史上最肥最重的艦載攻擊機,而且最致命的是,A-5特殊的投彈方式,讓它「幾乎」只能丟核彈,雖然後來改弦易張後,也有希望改裝讓它可以進行傳統炸彈投擲,但是因為先天設計時壓根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後來的改良方案也始終差強人意。結果就是A-5成了比A-3更慘的災難。兩者在美國海軍的水下潛艦部隊,開始有能力發射潛射核子彈道飛彈後,成了爹不疼娘不愛的角色。最後開始被改成偵查機、加油機、電戰機等。而更不幸的是,他們的繼位者就是頂頂大名的A-6闖入者攻擊機系列,更讓A-3與A-5在改變任務型態,又苟延殘喘了十餘年後,靜靜的走入歷史的角落,被人遺忘。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其實從「開羅宣言」退守到「台北和約」,代表的就是中華民國版歷史觀的全面敗退。否則如果「開羅宣言」是白紙黑字,列強簽字,承諾戰後將台灣與澎湖交給中華民國,那開羅宣言將可以永遠在中華民國版的歷史課本裡千秋萬載,而不必在最後謊言被戳破時,又急急忙忙的搬出「台北和約」來。事實上,「台北和約」在國際上也早已經失去效力。日本方面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以政府的正式發言,指出「台北和約」已經失效,同時因為已經在仍然有效的舊金山和約中,放棄對台灣與澎湖的主權,因此對於台灣與澎湖的問題,沒有置喙的餘地。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在談台北和約之前,先來討論一個法學上的問題。那就是竊盜罪保護的法益應該是「所有權」還是「佔有權(註一)」。舉個例子,小明有個非常漂亮的手錶,但是平日小明常常沒有載在手上,就收在抽屜裡。有天小明的好朋友小華看見了,想說小明又不載,就擅自把手錶拿走,並戴在自己手上。不巧的是,小華在睡覺時,把手錶放在桌上,結果被小強看見了,小強就趁小華熟睡時,下手偷走了手錶。那試問這個小強有沒有犯下竊盜罪??如果今天台灣刑法竊盜罪,所保護的法益是「所有權」,那辯護律師可以這樣辯護「小強雖然偷走了手錶,但是手錶本來就不是歸小華所有,小強沒有侵犯到小華的所有權,所以小強對小華不成立竊盜罪。而手錶雖然是小明所有,但是小強並沒有趁小明不知不備時,對小明施行竊取的行為,那沒有竊取的行為怎麼會算竊盜,所以小強對小明的竊盜罪也不成立。綜合上述兩點,小強應屬無罪。」那這樣對嗎??偷了手錶的小強最後竟然就無罪開釋??

sophist4e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